娛樂   MORE
「我什麼偶像都拜,什麼陣,什麼風水,什麼礦石水晶,什麼牌,什麼符咒、什麼法力...

「非常感謝大家,我跟國輔結婚的時候,我們有一首歌,叫做〈月滿西樓〉,他非常喜...

「雖然只有1%的機會才能晉級,但是,這代表我們還有1%的希望,我們絕對不會放...

令人激動的一晚,6月23日深夜第29屆金曲獎落幕,此次多位基督徒藝人入圍。隨...

本(6)月初,《侏羅紀世界:殞落國度》(Jurassic World: Fa...

娛樂
新聞
點擊率017104
  • 字體放大
  • 字體縮小
  • 字級:
    梁文音首次公開成長故事 從變調的家到育幼院 悲劇中尋得饒恕力量
  • 2018/06/06  記者 / 杜胤廣 綜合報導
    基督徒歌手梁文音近來推出新專輯,也大方在電視節目上分享成長故事。

    基督徒歌手梁文音近來推出新專輯,也大方在電視節目上分享成長故事。 (照片來源/梁文音 Liang Wen Yin)

    出道十年的基督徒歌手梁文音,近來推出新專輯後,首次接受電視台專訪。在《台灣啟示錄》節目中,分享自己如何在成長過程中學會饒恕。

    外界可能不知道,其實她從小生長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,有認真負責任的爸爸,也有堪稱「賢妻良母」的媽媽。他們就像一個標準的模範家庭、部落的榜樣,然而,這一切卻在她上小學後突然變調。

    媽媽酗酒家暴 爸爸工安爆炸過世

    梁文音在節目上,大方談起自己的成長故事。

    梁文音在節目上,大方談起自己的成長故事。 (照片來源/影片截圖)

    不知道為什麼,媽媽變得越來越愛喝酒,甚至在醉酒後對孩子拳打腳踢,不再是溫柔的媽媽。

    爸爸眼看妻子無法戒酒,又無法讓孩子好好成長,便帶著妻女一起工作。沒想到,他們被捲進一場工安爆炸意外,梁文音和媽媽被炸傷,爸爸則沒有活下來。

    當時,梁文音才國小五年級。回憶起來仍充滿悲傷,就在爸爸出事前晚,她還躺過爸爸溫暖的胸膛,當她再見到爸爸,已是冰冷遺體。她的內心不只是難過,更多的其實是「憤怒」。

    對母親只剩下恨  遠離上帝武裝自己

    「怨恨的原因是,最愛我的爸爸離開,但是我最害怕的媽媽活了下來,我覺得那是我內心裏面,很大的不平衡…為什麼不是媽媽走?」梁文音坦言,爸爸的驟逝動搖她對上帝的認識,她不懂為什麼《耶穌愛我我知道》這首兒童詩歌,偏偏與她的遭遇完全不同。

    每當思念襲來,她就把爸爸的聖經拿出來看,裏頭寫滿了筆記,也有禱告的眼淚,但梁文音想得卻不是靠近上帝。她的內心充滿埋怨與掙扎,她不要部落人同情的眼神,也不要「不幸」這兩個字扣在其身上。

    「我不禱告了,我也不唱詩歌了,甚至那段失去父親之後的少女時期,我其實變得很叛逆。」在家暴陰影中長大,又經歷父親過世的悲痛,她開始用外在行為武裝自己,從此自我放逐、菸酒不離。

    當梁文音的二伯父發現,她的叛逆可能會偏離人生正軌,再加上自己無力管教,他便忍痛將梁文音和她弟弟送到六龜育幼院。過程她極力掙扎,卻還是放棄了,她想,如果大人們都能輕易決定她的命運,她還要掙扎什麼?

    反正爸爸也走了,媽媽要喝酒,就繼續喝吧。

    來到六龜育幼院 同儕幫助恢復家的感覺

    梁文音最新專輯中的宣傳照。

    梁文音最新專輯中的宣傳照。 (照片來源/梁文音 Liang Wen Yin)

    「我也曾經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,但是都在某個關鍵時刻裡,我都覺得有雙手在陪伴我、給我力量,在我心裡給了我很多提醒。」梁文音坦言,起初在育幼院時很孤僻,直到發現,大家都能稀鬆平常談起自身遭遇,才打開心門,跟這些與她有類似遭遇的同儕成為家人。

    在育幼院的群體生活中,梁文音再一次看見希望。「孤兒好像是沒有希望的,可是在他們身上,我看到他們跟我的不同,就是他們有希望,他們不害怕,然後很勇敢…」

    真正打開她心房的一個晚上,老師問大家:「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禱告的呢?」結果,許多比她年紀小的孩子,發現她低落的心情,竟紛紛要老師為梁文音禱告。她深深感受這就是「家」。於是,她漸漸適應育幼院生活,爾後加入合唱團。

    最後一次開口跟媽媽說話 選擇饒恕

    當她開始在育幼院找到重新生活的步調,有一天收到一封信,信上寫著:「我已經在努力戒酒了…」信上的字又斜又歪,看得出仍是在醉酒的狀態下寫的。媽媽提到,希望戒酒後能接她和弟弟回家。當時的梁文音仍不願再讓媽媽參與她的人生,媽媽第一次來育幼院探望時,她表現的相當冷漠,也不知那就是最後一次與媽媽說話的機會。

    「我在育幼院的第一年、第二年學習最大的功課就是『饒恕』。」帶著怨恨永遠不會快樂,如果一個生命要重新開始,就一定要學習饒恕。回想在育幼院的日子,上帝也一直在教她「饒恕」,要原諒母親,雖然她始終做不到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媽媽在路邊昏倒被送到加護病房,梁文音只有15分鐘的探訪時間。「這時候我如果不饒恕她,我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機會,我不想要讓媽媽覺得我討厭她,然後離開這個世界。」她遲疑著、也明白──「這個關,是我自己要過的。」與弟兄姊妹圍在命在旦夕的媽媽床前,梁文音的姐姐帶著她和弟弟為媽媽禱告,她說了相當難說出口的話:

    「媽媽,辛苦你了,沒有關係,我原諒你了。」

    梁文音明白,媽媽一直想努力解決酒癮問題,說完這番話,沒多久母親就離開人世。

    或許有人會說,如果梁文音的媽媽沒有喝酒,就不會有接連的意外與悲劇。但生命從來沒有「如果」,上帝掌管萬事萬物,每個階段都有上帝要我們面對的人生課題,悲劇中將能尋見憐憫和恩典的記號。

   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,他就安慰我們,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。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,就靠基督多得安慰。─哥林多後書 1:4-5

    ▍HOT!!! 本周超熱門 ▌

    「情殺」不斷 協談師教你分辨挫敗模式,適時予以幫助

    從網路歌手到發片歌手,以福音為靈感寫歌 清新女聲洪安妮:神在帶領

    澎湖發生歷史上最大火災 黑煙漫過矗立的教會,縣民與牧長同工積極參與救災

    判決出爐 美國最高法院支持蛋糕師傅:拒為同性伴侶做蛋糕是他的權利

    《你所不知道的簡孟軒》(上) 曾經,我想放棄 上帝卻從千里之外將一個人帶來

     ▍今日7年 千萬點閱 ▍

     1.為臉書粉絲團按個讚,天天掌握世界動脈:(點我加入1) 

     2.立即加入LINE@,最新最夯消息直送手中:(點我加入2) 

     3.感動奉獻,支持媒體宣教走下去:(點我奉獻3)

  • 分享到Facebook
  • 分享到LINE
  • 分享到Twitter
  • 分享到微博
  • 分享到微信
  • 心情分享
  • 0%
  • 100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加入LINE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