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國家祭壇

一名猶太大屠殺倖存者的後代談饒恕

2017/11/07 17:34 記者 / 張嘉慧 新北市報導 5125

「身為以色列在台灣的官方代表、猶太人之子,我覺得非常榮幸,能在今天,這個非常有意義且感人的場合(2017國家祭壇),和你們在一起;非常榮幸的可以在這裡親自和你們道謝,謝謝你們對整個以色列國家持續的支持與愛戴。」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游亞旭(Asher Yarden)說。

「身為以色列在台灣的官方代表、猶太人之子,我覺得非常榮幸,能在今天,這個非常有意義且感人的場合(2017國家祭壇),和你們在一起;非常榮幸的可以在這裡親自和你們道謝,謝謝你們對整個以色列國家持續的支持與愛戴。」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游亞旭(Asher Yarden)說。 (攝影/記者張嘉慧)

面對歷史悲痛,無一人應置身事外。

游亞旭,猶太大屠殺倖存者的後代。

猶太人大屠殺,是希特勒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發起的種族滅絕運動,被視為二戰中最殘忍的暴行。

據資料顯示,當時歐洲共有近900萬猶太人,其中近三分之二被害,德國在此次種族清洗中、屠殺近600萬猶太人,其中包括近150萬兒童。這場大屠殺對猶太人而言,是巨大的打擊。

身為猶太人之子的游亞旭(Asher Yarden),其母親是這場大屠殺行動的倖存者。

在希特勒大屠殺罪行過後的70年,世界面臨一個議題,到底這些希特勒納粹黨成員是否值得被饒恕?「身為經歷過大屠殺倖存者一員的我,對我而言,這是一個充滿『情緒』的議題。」

饒恕這個舉動,對願意饒恕的那一方,以及被饒恕的人而言,扮演什麼角色?在他們生命中的影響又是甚麼?以「倖存者後代」的身分談饒恕,游亞旭說,悔改及饒恕,是關乎到每個人非常個人化,且在生命中有很深層的意義。

當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和家屬選擇饒恕時,令人非常感動。他們做此選擇,不是從人的自然反應—以更大的報仇來解決仇恨。這是極為不易的選擇,但也有人會擔心或疑問,這樣是否會使加害者輕易逃脫該負之責?

「饒恕這個功課,特別對基督教、猶太教的信仰,非常關鍵,」游亞旭表示,饒恕,是需要「過程」的;饒恕不能靠單向的舉止來執行,也非單次的行動就可解決,更不是因為欲藉著饒恕,把手上的血洗乾淨。「更長遠的(來看)一個饒恕,是使得加害者能被接納,回到原本的社群中。」

饒恕是解決人際互動過程中被冒犯的問題 允許關係得以修復的選擇

饒恕對整體的猶太人,有甚麼意義?首先要明白饒恕這個概念,在猶太信仰中的位置。在猶太信仰中,饒恕以及報應(結果)是不同的意思。饒恕是饒恕者允許自己和那位被饒恕者之間的關係,能夠修復。

當猶太人饒恕時,意即,關乎你所做的一切,是你該承擔的報應後果,但即便如此,我仍然選擇饒恕你,使得我們之間的關係能恢復。

在猶太信仰中,饒恕是關鍵到人與神之間,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;《聖經》中有許多例子,是關於神如何饒恕人的過錯,以及人彼此之間的饒恕;在我們生命中,也當活出神的屬性。

游亞旭指出,饒恕在神創世一開始時,就已存在。饒恕能幫助解決人們在互動過程中被冒犯、被傷害的問題;饒恕能使原本的關係,比那個冒犯從未發生過,還來得更密切,這完全是因饒恕帶出的果效。

「他與我們站立在一起!相信他以下的談話,是我們最珍貴,也是給我們很大很大的提醒。」潘劉玉霞牧師介紹游亞旭出場時表示,「他在不可能當中,今天是他的安息日,他說他從來不可能(在安息日)出來,今天他來到我們中間。」顯示游亞旭的到來相當具意義。

「他與我們站立在一起!相信他以下的談話,是我們最珍貴,也是給我們很大很大的提醒。」潘劉玉霞牧師介紹游亞旭出場時表示,「他在不可能當中,今天是他的安息日,他說他從來不可能(在安息日)出來,今天他來到我們中間。」顯示游亞旭的到來相當具意義。 (攝影/記者張嘉慧)

一個人沒有完成悔改要件,不能輕易給予赦免 否則會帶來加倍麻木

「對猶太人,在我們猶太律法當中,我們其實是沒有資格接受別人的饒恕,除非我們先回轉。」意思是「悔改」

悔改包括陳述傷害的事件、加害者的懊悔,以及盡所能補償原本的傷害,在完成這些後,加害者才有資格懇請受害者的原諒。

當加害者沒有經過這些悔改要件,就沒有資格獲得赦免及饒恕,也不應得到。「如果對方沒有完成悔改的要件,就不能輕易給予赦免,否則帶來的結果,只是讓加害者更加麻木。」

此外,當受害者已不在場或不在世,顯然加害者要得到饒恕的機會變得微小;而任何一個非受害者,沒有資格在旁提出是否該赦免的建言。

若受害者已不在世,加害者至少還能嘗試滿足那些悔改要件,以及嘗試的實際償還給受害者的家屬,在這種情況下,唯獨天上的法庭才能決定這個加害者的悔改是否夠誠懇,以及能否獲得饒恕。

回到原本的議題「納粹黨是否該獲得饒恕?」答案非常明顯,加害者想補償在大屠殺中所做的罪過,是需要何等龐大的補償;也回到另一個問題,我們有看到任何一個納粹黨人盡其所能的表明懊悔,並超出人所能做的努力來補償嗎?

即便有這樣做的納粹黨人,那些被他殺的猶太人,也已不在世上,被殺者根本沒有機會來評估要否給予饒恕。所以,只能得到一個答案-我們實在無法饒恕任何一個納粹黨員,若我們選擇饒恕納粹黨,但他們並沒有悔改、進行補償時,「我們等於是藐視了這些受害者的生命。」

同時,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仍舊可以藉著一步一腳印的行出善行,相信這些努力能帶給世界更多和平、和好與和諧。

今年是台灣發生228事件滿70年,面對國家共同的歷史傷痛,身為這塊土地的一份子,沒有一個人應該是局外人。游亞旭特別鼓勵年輕人,要做的就是—行公義、支持那些倖存者,以及往前邁進、往前看。

「光可以驅散黑暗,我們唯一能做、且理當如此做的,就是往前邁進,往前看,這就是以色列面對新的德國所做的—往前邁進,但永遠永遠不會忘記歷史。」

現場精華影片。(攝影/張嘉慧;剪輯/鍾正明)

▌HOT!!! 本周超熱門 ▌

代禱》「大概一半的會友都走了」 槍手襲擊德州教會 包含牧師女兒在內,至少26死

國家祭壇來到這裡,許多人都啜泣了 青年大合唱後周神助為年輕人「越過傷痛」禱告

高怡平和黃國倫牧師上《小燕有約》 談三個讓愛增溫的婚姻學問

基督徒必須讓受害者的聲音被聽見 但揭露的意義在於修補與和好

你對婚姻有什麼期待?

今日7年 千萬點閱

今日報網站月點閱突破1千萬人次,讀者們說:我們每天都在這裡看新聞!

3步驟,加入媒體宣教行列

★按讚加入臉書粉絲團,天天掌握世界脈動(點我加入1)

★立刻加入LINE@,最新最夯消息直送手中(點我加入2)

★感動奉獻,支持媒體宣教走下去(點我奉獻3)

今日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