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   MORE
「唯一我想留給這個世界的,就是我希望他們知道我為上帝而活、我一生都忠心持守。...

由全國禱告網絡所主辦的以色列新人之旅,共有七天居住在約櫃曾經停留20年的基列...

1925年在美國紐約市出生的芭芭拉·皮爾斯(Barbara P...

「幾乎每一次的駕駛,都是為耶穌做見證的機會。」退役美國海軍、西南航空機長舒茲...

今(19)日以色列舉國歡騰,因為這是以色列建國70週年的國慶日(Yom Ha...

國際
新聞
點擊率004994
  • 字體放大
  • 字體縮小
  • 字級:
    兩族殘殺100日 世界大國冷眼旁觀 80萬人死於非命
    原諒但不遺忘》盧安達大屠殺22周年 3個饒恕與重生的故事
  • 2016/04/08  編譯 / 莊堯亭 盧安達報導
    「盧安達大屠殺紀念館」設在首都吉佳利(Kigali),受害人家屬提供照片,紀念死在種族屠殺裡的人。

    「盧安達大屠殺紀念館」設在首都吉佳利(Kigali),受害人家屬提供照片,紀念死在種族屠殺裡的人。 (照片來源/Kigali Genocide Memorial)

    「他們(政府)只看你身分證的註記,你是圖西族(Tutsi),代表是『該殺的』。」-盧安達事件倖存者喬瑟芬(Josephine)

    1994年4月7日,中非國家盧安達爆發種族內戰,佔85%人口的胡圖族(Hutu)人,聲稱要殺光佔14%的圖西族人。「在路上看到圖西族人,要像殺蟑螂一樣把他們除掉。」該內戰在100天奪走至少80萬條生命,期間沒有任何國家伸出援手。直到10多年後,電影《盧安達大飯店》(Hotel Rwanda) 上映,才向以「民主、文明」為豪的人們投下震撼彈。

    昨(7)日,盧安達開始100天的追念,見證22年前大屠殺裡的兇手和被害人,如何經歷和解與饒恕的恢復之路。

    失去百位親友 盧安達牧師走出傷痛建「和解村」

    大屠殺發生時,盧安達聖公會(Anglican church of Rwanda)的牧師-史帝芬‧賈希吉(Steven Gahigi)正好不在盧安達,於是逃過一劫。但身為圖西族的史帝芬,包含父母、兄妹和親戚朋友,共142人喪命。

    當他回到家鄉尼亞馬塔(Nyamata)鎮,他沒有家,沒有家人,沒有朋友。史帝芬相當痛苦。直到有天在夢中看見一群暴徒,狠狠打著十架上的耶穌,一個聲音出現說,「這些打我的人,是我要救的人。他們殺你的家人和同胞,即便如此,你仍要幫助他們。」醒來後,史帝芬哭了整晚。

    他不懂,「我怎能原諒他們?為何我要幫助他們?」當眼淚止住,彷彿一道大光照耀史帝芬,想到耶穌是如何無條件饒恕自己,他開始回去找大屠殺的犯罪者與被害人,進到監獄,告訴他們如何饒恕別人、甚至饒恕自己。「這是耶穌到世上最重要的意義-原諒我們的罪。」他說。


    史帝芬曾遇到殺他妹妹的胡圖人,他一度不想原諒,腦中卻出現一句話-「沒有任何罪人無法被原諒。」13年後,他為受害人建房舍,並取名「和解村」(Imidugudo)。裡面住著40多個胡圖族與圖西族家庭,他們和平共處,學習互相幫助。其中1人說,「饒恕不容易,但在基督裡可以找到饒恕的源頭。」

    大屠殺13年後,史帝芬牧師(右一)回到家鄉尼亞馬塔鎮,建「和解村」。有40多名犯罪者和受害人回到此處,在信仰的幫助下學習饒恕彼此。

    大屠殺13年後,史帝芬牧師(右一)回到家鄉尼亞馬塔鎮,建「和解村」。有40多名犯罪者和受害人回到此處,在信仰的幫助下學習饒恕彼此。 (照片來源/worldhelp)

    躲廁所3個月 倖存者出書告白:每天的禱告讓我看到曙光

    才22歲的伊瑪奇蕾.伊莉芭吉札(Immaculee Ilibagiza),正在充滿夢想和希望的時刻,經歷的卻是族人被追殺、家人被殺害的恐怖經歷。

    當時,伊瑪奇蕾正與家人享用復活節大餐,「我的哥哥突然衝進來,說總統的飛機被擊落,死了。」父親立刻叫她去隔壁牧師家躲起來,於是她和另外幾位女孩躲在小廁所裡。「第一個晚上我就接到消息,說爸媽和哥哥都死了。」91天沒離開的伊瑪奇蕾,體重從51公斤掉到21公斤。

    讓她撐下來的是有一份信仰,和一本英法辭典。伊瑪奇蕾事後回憶,除了學英文,她是藉著禱告,才能在每天看見生命曙光。而她更希望的是,逃出去後能不被仇恨綑綁…10年後,她出版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──種族滅絕的倖存者告白》(Left to Tell: Discovering God Amidst the Rwandan Holocaust),將一切功勞歸給上帝,如今她不但逃出來了,更能選擇原諒。

    大屠殺10年後,伊瑪奇蕾出版-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──種族滅絕的倖存者告白》一書,回顧過去慌恐的100天,如何倚靠上帝度過。

    大屠殺10年後,伊瑪奇蕾出版-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──種族滅絕的倖存者告白》一書,回顧過去慌恐的100天,如何倚靠上帝度過。 (照片來源/immaculee)

    犯罪者:「你可以原諒我嗎?」

    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,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,靠著祂的血,已經得親近了。-《聖經》以弗所書2:13

    「我希望被原諒。」伊曼紐‧奈里米布達(Emmanuel Nyirimbuga)說。他曾在大屠殺中殺死許多圖西人,「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臉。」

    伊曼紐很難形容當時「到底怎麼了」,他說,「政府允許我們這樣做(殺人),如果我不做,我的同胞會殺了我。」100天後,他到部落法院自首,服刑6年後出獄。他從不迴避自身罪行,只是提到過去,眼眶仍會濕。「我有時沒辦法睡,想起我們無冤無仇,甚至曾是朋友…還有死掉的無辜孩子,很痛苦。」

    「上帝一直提醒我,事情發生就是發生了。但我可以請求饒恕,而每一次我這樣做,上帝都會原諒我。」伊曼紐幫助許多犯罪者面對傷痛,每次看到他們,伊曼紐都毫不客氣說,「記住1994年我們曾做過的事。」並鼓勵他們去教會、認識神、悔改並請求原諒。

    伊曼紐(右)現在任職世界展望會,幫助大屠殺後的犯案者與受害人。

    伊曼紐(右)現在任職世界展望會,幫助大屠殺後的犯案者與受害人。 (照片來源/World Vision)

    在過去,伊曼紐從來沒傷害過人,1994年卻拿著大砍刀,在首都吉佳利(Kigali)河邊朝25歲的愛麗絲‧慕卡魯林達(Alice Mukarurinda)猛砍,她的右手被砍掉,臉也中了一刀,其9歲的女兒和另外32個家人,也死在大屠殺。

    當愛麗絲在審判庭上聽著伊曼紐坦承自己罪行,她哭到沒有眼淚,心想,「面對一個曾經想殺死我的人,我還是要原諒。」伊曼紐回憶,「這一點也不容易,我問她『可不可以原諒我』,她願意這麼做。」現在,他們不但住在同個村莊,也會到同個超市買菜。

    22多年過去,盧安達從破碎到逐漸復原,胡圖與圖西族正在和解。儘管原諒很難,卻是唯一能前進的方法。

    伊曼紐與他刀下的受害者愛麗絲。

    伊曼紐與他刀下的受害者愛麗絲。 (照片來源/unaavictoria)

    【3個問題帶你快速了解「盧安達大屠殺」】

    ●為什麼會發生大屠殺?胡圖人善農,佔總人口8成;圖西人則善牧,較有錢、社會地位也較高,身材偏高瘦,在比利時殖民時期受到重用。盧安達獨立後,改胡圖人執政,與圖西人衝突變多。1990年圖西人在各處發動內戰;1994年胡圖族總統朱韋納爾(Juvénal Habyarimana)座機被擊落,引發種族滅絕行動。

    ●屠殺後的盧安達,變成什麼模樣?官方統計死亡人數80萬,實際應高達100萬,佔總人口20%。盧安達南部的胡圖人定期屠殺圖西人,造成近200萬人流離失所,包含許多為逃避刑責的胡圖人。盧安達也出現7萬5千多名孤兒,因為父母都死了。

    ●22年後,盧安達的現況如何?盧安達是非洲內陸人口最密集的國家,現在1千多萬人口中,近半數是孩童。HIV、AIDS和營養不良充斥各個地方,45%的人口過著水平以下的生活。

    【有感動、三百壯士就行動!】

    ●使用信用卡奉獻、感動不斷電:(點我1)
    https://goo.gl/28bSz6

    ●加入三百壯士奉獻專案:(點我2)
    http://goo.gl/xDDCfK

    ●劃撥帳號:50330559
    戶 名: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今日傳媒發展協會

    ●銀行匯款玉山銀行/新莊分行銀行代碼:808
    帳 號:0059-968-218511
    戶 名: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今日傳媒發展協會

    ※請註明奉獻項目:支持「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今日傳媒發展協會」媒體宣教事工

    【歡迎加入今日報Line生活圈,關注更多國際消息】

    ● ID:@IOB5227J
    ● 手機直接點入加入:(點我)
    ● 行動條碼:

    Line@行動條碼掃描。

    Line@行動條碼掃描。

  • 分享到Facebook
  • 分享到LINE
  • 分享到Twitter
  • 分享到微博
  • 分享到微信
  • 心情分享
  • 100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加入LINE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