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   MORE
「你們要打就打我吧!」堅定的聲音,從兩名即將爆發衝突的戒癮者中間傳出,聲音的...

近年原住民教會的沒落,少有年輕世代願意委身。 身為泰雅族的李義三,過去在...

他曾是知名佈道家葛理翰的老師,又是先總統蔣公的老朋友,更是燃燒其一生為將福音...

他們身上未著牧師袍、手裡也未拿聖經,看似「不務正業」的牧會生活,但他們的陪伴...

從高雄氣爆、台南地震、雲林蔬菜滯銷、屏東風災,一直到最近的花蓮地震, 張成先...

人物
新聞
點擊率035585
  • 字體放大
  • 字體縮小
  • 字級:
    從憂鬱之子到喜樂王子 馬志翔受洗專訪:愛我的天父眷顧我!
  • 2015/04/17  記者 / 蔡宜倩 台北市報導
    從演員晉身成導演的馬志翔,自幼在教會長大,但因為父親驟然離世遠離神。2015年4月12日,他受洗了,正式歸入主的名下,發現父親一直都在,也重新發現上帝愛他。

    從演員晉身成導演的馬志翔,自幼在教會長大,但因為父親驟然離世遠離神。2015年4月12日,他受洗了,正式歸入主的名下,發現父親一直都在,也重新發現上帝愛他。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「是的,我受洗了。若有人在基督裏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 (哥林多後書 5:17 )」

    去年以《KANO》入圍金馬獎「最佳新導演獎」的新銳導演馬志翔,日前在臉書上寫下這段話。

    在山溪受嬰兒洗, 做禮拜是爸媽要求的

    「信仰對我來說理所當然,我的世界就是長那個樣子」

    馬志翔,一位來自花蓮的原住民,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,在山中河邊接受嬰兒洗,是家中第四代的基督徒。國中外出求學以前,身處原民部落的他,對信仰的感覺是:「做禮拜,是爸媽希望我這麼做,信仰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。我大概知道有唯一真神這事情,知道在敬拜神、信仰這個東西。」

    理所當然進到教會的他,和很多部落的孩子同在教會裡長大。只感覺基督是唯一的信仰,聞到傳統信仰燒香的味道,會感到噁心、害怕,但在教會裡卻充滿了安心感。

    他坦承,幼年雖然不太認識神、只會用主禱文禱告,但當時,教會就是他的全世界。「我的世界就是長那個樣子。」

    國中外出求學,父親離世讓他深受打擊

    「從小就是告訴你『凡事要禱告』,但你發現禱告沒用的時候,你會…」

    「國中之後,我就在外面長大。」一句話,道出了馬志翔20多年的漂泊感。

    國中北上求學住親戚家,高中在屏東就讀,大學又回到台北。看似到處飄蕩的他說:「一直以來,我的身旁沒有大人教導我,很多時候都是自己跌倒,遇到很多困難,然後自己解決。」

    即便親戚也是愛主的基督徒,但忙於服事,馬志翔仍得獨自面對許多事情。

    「從小就是告訴你『凡事要禱告』,但你發現禱告沒用的時候,你會…」

    「從小就是告訴你『凡事要禱告』,但你發現禱告沒用的時候,你會…」父親的離世,讓他國中後過著逾20年獨自飄蕩的生活...

    「從小就是告訴你『凡事要禱告』,但你發現禱告沒用的時候,你會…」父親的離世,讓他國中後過著逾20年獨自飄蕩的生活...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「我父親在他(馬志翔)國中的時候去世了,他剛好一個人隻身到台北求學。」馬志翔的哥哥馬呈豪說。國中後就沒有父母陪伴在身邊的馬志翔,只能學習用自我療傷的方式長大,於是,他遠離教會了…

    由於父親是國小校長,從小衣食無虞,但面對父親車禍驟然離世,帶給馬志翔的不是物質上的匱乏,而是心靈上的空缺。「他(馬志翔)心裡應該有一些怨恨吧,就是『為什麼上帝那麼早帶我父親離世』,之後他也沒機會進教會了。」馬呈豪說。

    馬志翔也坦承:

    爸爸離世對我的影響很大。

    小時候會怨恨:「這種事情,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?為什麼神要讓我去經歷這些?」

    於是心裡有帶著不滿、抗拒神的一塊。

    禱告,喚不回上帝去挽救父親的生命。馬志翔從此拒絕上帝好長一段時間…

    進到演藝圈結交好友,反而有機會進到教會

    「我知道有神,但是覺得祂離我太遠…」

    長大後進入演藝圈,五光十色並沒有讓他向下沉淪、也沒有致使他更遠離神。相反的,馬志翔反而結交到許多好友,彼此勉勵為夢想而活。

    父親離世後,母親不斷為兒子禱告。「我媽每天都幫我禱告,我都知道。」母親也會用盡各種辦法,好說歹說勸他去教會,「但我那時會騙她,『好好好!』或是說『好,我最近很忙。』但其實我都沒去…」

    直率的馬志翔,道出了對母親的虧欠,也會懷念幼時在教會的「安心感」,當時去了幾次教會,卻無法有動力持續跟上,僅偶爾在演藝圈好友張孝全母親的建議下,進過幾次教會。

    我是那種遇到大事情,才會「臨時抱耶穌腳」的人。但通常求的,都不會得到回應,有點「妄求」;也不知道如何正確禱告,以前只有求「神蹟」。

    我是那種連飯前禱告都會害羞的人。我會覺得幹嘛要飯前禱告,怕別人看到我禱告會不好意思,我會擔心別人知道我是基督徒,我沒有那麼虔誠。

    我知道有神,但是覺得「祂離我太遠」。有的時候,我根本忘記祂、根本不會想到祂…

    今年3月,一場翻轉生命的自我小旅行

    「我發現不平靜的心,從聖經金句得到很大的平靜力量。聖靈好像充滿我的心!」

    除了在台北跟好友偶爾上教會,3、4年前起,馬志翔也會回花蓮跟哥哥偶爾去教會。

    只不過,「有一天,他突然跟我說,有節經文對他受益很大,我很SHOCK!(驚訝)」哥哥馬呈豪說,大概從3、4年前,演藝界有原住民基督徒開始跟馬志翔傳福音。

    「真正讓我想要重新回到主的懷抱,是今年2月開始,是最近、最近的事情…」馬志翔進一步解釋。

    表妹送給他的37歲生日禮物,在他今年3月前往日本旅行,尋找靈感時,帶他找到了上帝。

    表妹送給他的37歲生日禮物,在他今年3月前往日本旅行,尋找靈感時,帶他找到了上帝。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有3件事情吸引他,來到主面前。

    前陣子,一位《賽德克‧巴萊》劇組的朋友接觸信仰後,生命有很大轉變,並受洗成為基督徒,因而讓馬志翔感到上帝在朋友身上的奇妙作為。第2件事情,就是家人不間斷的禱告,「不只我的媽媽、哥哥和嫂嫂,台北的表妹們,也都在為我禱告。」

    上個月剛滿37歲的馬志翔,收到表妹送的生日禮物:一本金句靈修的書籍。

    「其實我是個容易感到孤單的人,一直到前一陣子都是這樣。」現處於創作階段的他,直截了當的說,因為工作需要創作劇本,他學習花很多時間跟自己相處,但常常感到混亂。

    3月中前往日本7天尋找創作靈感,帶了兩本書,一本是普通小說、一本就是表妹送的生日禮。第一天他就把小說看完了,剩下的時間,就是不斷的讀與翻這本靈修書籍,同時跟自己相處。

    奇妙的是,「以前心很不平靜,但在讀金句的時候,神帶給我很大的平靜跟力量。」

    事實上,創作者最需要的力量是「安心感」。

    「敬畏耶和華乃是智慧的開端,認識至聖者乃是聰明。」

    天啊!我的神真的很霸氣,那句話打醒我。我一直以為智慧是個人修養,要不斷從生活中學習。

    我整個開竅的感覺,聖靈好像充滿我的心,這是我認識的神!

    去日本,是為了接觸當地的人事物,汲取創作養分,但若是沒有讀那本金句靈修書籍,從神話語中得著平靜,他的腦子依舊是一片亂,也無法得到創作的能量。

    這場小旅行,馬志翔被神的話語、神的靈充滿,因而找到想要的創作元素。

    「那時候,我就覺得上帝的話充滿智慧,會使人平靜。上帝的話會讓你不斷想要追尋祂。甚至我覺得,聖經才是世界上最棒的書,上帝是非常厲害的編劇,把所有人的一生都安排好好。」

    生命中最重要的「智慧」男人背後,有一位偉大父神 

    「除了我的父親外,還有更愛我的天父!」

    有一次,在他從事電影導演工作,回憶到幼稚園時,晚餐後和父親手牽著手外出散步,信耶穌的爸爸告訴他:「男人的魅力來自智慧。」他因此將這句話存在心中7、8年,自我勉勵:「有魅力的男人,就是有智慧的男人。」

    今年3月,我讀到這句!祂這麼霸氣的告訴我:「你敬畏我,就會得到智慧!」

    馬志翔接著娓娓道出父親離世前,有寫日記和禱告文的習慣,內容通篇是讚美主的全能,禱告文的字裡行間,也流露出對兄弟倆的期盼。

    父親在他10多歲時離世,直到馬志翔30歲,隔了近20年,母親才將父親的日記本拿出來給兄弟倆看。當他越認識神,重新把那本日記翻出來看時,才明白:「原來神利用我父親的嘴,說出了祂要對我說的話。」馬志翔的心中被一股暖流充滿。

    原來,我所思念的父親,他一直沒有離開。 而且,除了我的父親外,還有一位更愛我的天父在天上看顧著我!

    一場尋找靈感的小旅行,讓他找到了上帝的智慧,也找回離世的父親身影。「智慧」,成了屬地父親和屬天父親的連結橋梁。他,不再埋怨了。

    受水洗前,無意間先受聖靈的洗!

    「我絕對不會哭,牧師你絕對弄不哭我的!」

    馬志翔從日本回來後,回到教會接受馮小蘭牧師(左)禱告,原本心中抗拒,卻突然淚流滿面。

    馬志翔從日本回來後,回到教會接受馮小蘭牧師(左)禱告,原本心中抗拒,卻突然淚流滿面。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去日本前,他心裡一直有感動,想去朋友的教會,就去了一次。

    回來後的3月22日,他又進到「Arise興起教會」做主日。

    看著台上的馮小蘭牧師,在為人代禱時,許多人都深受感動,流下淚水。馬志翔心裡想要上前領受禱告,卻又怕尷尬而猶豫不決…「我本來沒有要上前去,不知道為什麼,有人推了我一把!」

    他回憶,牧師問了一句「你願不願意接受耶穌為你的救主?」

    記者追問馬志翔:「是不是決志禱告?」他說:「啊!啊!對、對、對!小組說那是決志禱告!」言談間,可以感受到這個初生的新生命,一步一步被神觸摸的起步歷程,是那麼地充滿盼望與感恩!

    馬志翔繼續說道,「我心裡說願意啊!我都上前了!」

    但有個爭戰,因為我心想說:「我絕對不會哭,牧師你絕對弄不哭我!」

    我的心沒那麼敞開,在台前還是有點戒心。

    但是,我覺得上帝透過牧師的話,溫暖、柔軟了我的心。

    那一刻我真的是淚流滿面!我的心完全打開,讓神的話進到我裡面,全身好舒服、好柔軟,莫名覺得很激動,就流淚了。

    馬志翔一度懷疑被牧師禱告的當下,是否是出於自己心中的感動,和被上帝觸摸是兩回事。「朋友說,那個就是所謂的『聖靈充滿』。」於是,他全然相信。

    從憂鬱之子變喜樂王子,從日本回來後決定受洗

    「為什麼要受洗?到後面對我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!」

    從日本回來後,在主內好友的帶領下,馬志翔漸漸穩定靈修,也在小組接受造就,上受洗班的課程,讓他更認識神,於是開始上教會。

    受洗班的課程裡,還有我自己靈修的時候,有看過:

    身為基督徒要完全認罪、接受神是帶領我的真神,必須要把我的權柄與決定,交託在神的手中。

    從前創作,眼裡總帶著淡淡的憂傷。在中遇見上帝後,他散發著喜樂的光采!

    從前創作,眼裡總帶著淡淡的憂傷。在中遇見上帝後,他散發著喜樂的光采!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朋友都說,馬志翔的心變柔軟了。從過去那個愛發脾氣的小馬,變得更沉著穩重。而在面對問題、做抉擇時,他也發現自己的腦袋能更清楚下決定。「以前早上起來,即使窗外風和日麗,就是『又要開始忙了!煩!』,但最近起床的第一句話是『感謝主!』窗外滴滴答答的下雨聲,在我聽來都是美妙的樂章。」

    「以前他在寫劇本,情緒都在劇本裡。你不覺得,他的眼裡總是有淡淡的憂傷嗎?」哥哥馬呈豪說,現在馬志翔除了突然會打電話來分享聖經外,「最大的轉變,是我現在看到的他,是喜樂的!」

    懂得交託的馬志翔,從憂鬱之子變成了喜樂王子,眼裡流露的不再是藍色的憂鬱,而是盼望的光采。

    為什麼決定要受洗?對我而言,到後面是「天經地義」的事,一定要的啊!

    日本回來後,我就覺得:「我要受洗!我要受洗!我要受洗!」

    有一段經文是,「祈求就給你們,尋找就尋見,叩門就給你們開門。」我發現,在神的話語裡面,更能抓住神的愛,很容易被神的話感動。

    所以,我就覺得我要受洗。

    雖然受洗前發現心裡有小小的屬靈爭戰,如同腦袋中有小惡魔和小天使在對話般拉扯,馬志翔心中充滿「用自己的聰明邏輯懷疑上帝」與「上帝的話語」兩種聲音,所幸進到教會,接受牧者的教導與遮蓋,得以跨越這關障礙。

    4月12日受洗主日,差點臨陣脫逃!

    「真正的見證,是我要受洗前的見證!我沒去的話,會不會…」

    「最大、最大的見證,就是受洗當天的早上。我這樣講,連我自己都很雞皮疙瘩…」

    受洗前一晚,朋友和表妹建議他,一定要把即將受洗的消息告訴母親,因為她若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。

    受洗,是我跟神的立約。我想要成為「新造的人」,即便我母親沒看到,也沒關係。

    受洗,還要請我媽媽從花蓮上來,太麻煩了!她後來知道也會很開心,我就沒先跟她說。

    隔天早上10點要進教會前,獨自搭車的馬志翔,卻決定在受洗前一刻,打電話給母親:「唉!媽!我今天要受洗!」未料,媽媽的反應很大,「你怎麼不跟我說?媽媽很想看…」失望之餘接著勉勵他:「沒關係,這個時候,天國已經為你擺設了筵席,敲鑼打鼓要慶祝你重生!」

    心中對母親的失望感到過意不去,到了教會樓下,爭戰又開始了。

    馬志翔說,他受洗最大的見證,就是受洗前擔心沒告訴媽媽(左)、令她失望,而差點放棄受洗。

    馬志翔說,他受洗最大的見證,就是受洗前擔心沒告訴媽媽(左)、令她失望,而差點放棄受洗。 (照片提供/馬呈豪)

    小惡魔的聲音:既然媽媽難過,就不受洗好了。

    但沒受洗要去教會很奇怪,不然我就編個理由不去教會。下次再受洗、下次再叫媽媽上來。

    小天使卻說:那有什麼關係?如果神預備今天受洗,為什麼我都不交給祂掌權呢?

    其實很簡單!按個電梯、9樓上去、受洗,就是這麼簡單。

    受洗應該是開心快樂的事情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

    於是,馬志翔進到教會,找了個座位坐下,但心中仍在爭戰、感到不安。這時,奇妙的事發生了!「我全家人從門口走了進來!」

    原來是前一天小組上課時,朋友偷偷聯繫他的哥哥。「我們前一天就知道他要受洗的事情。凌晨5點多北上,要給他surprise(驚喜)!」馬呈豪說。

    「上帝真的很妙,藉由信仰的連結,讓我跟朋友、家人更緊密,一切榮耀都歸給主!」受洗後隔一天,回想到前一刻的爭戰與經過,馬志翔得到了更大的信心。

    如果我這天沒有上來教會9樓,轉身離開的話,我媽媽是不是就撲了空?

    會不會因為這樣,媽媽天天、每年為我禱告,我卻臨陣脫逃,和家人的關係產生裂痕?

    會不會因為這樣的裂痕,回到以前的我,凡事都自己作主?會不會把靈修的書、聖經都擺在書房角落?

    撒但真的很狡滑,會利用我深愛的母親-我的弱點,要攻擊我!牠根本就不想我去受洗。

    小馬的導演路,信仰會讓他拍出更多正面的作品!

    「我相信神會想要使用我,去幫祂做些什麼!」

    「我現在的創作,都是受到信仰影響。我相信神應該會想要用我,去幫祂做些什麼。」馬志翔說。

    「我現在的創作,都是受到信仰影響。我相信神應該會想要用我,去幫祂做些什麼。」馬志翔說。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談及演藝之路,馬志翔很感謝神,自己一直對族人很有負擔,盼望藉由戲劇,喚起世人對原住民問題的重視。「感謝主讓我成長、得獎,才有機會拍《KANO》,製片又是身為基督徒的魏德聖導演。」

    馬呈豪也說,他的母親時常按手在馬志翔的「每個作品上」,盼望這些作品被神使用,走在神的心意中。

    馬志翔拍片的一貫宗旨,就是「改變世界」,自己一直都想拍出令人感動、正向的故事,來改變觀眾。不過,有時創作仍會充滿負面的內容,但有了信仰的他將不再一樣。「我現在寫劇本,本來要寫的很負面,但現在我是用很喜樂的心情去寫。我相信我的熱情會反映在我的作品裡。」

    「我現在的創作,都是受到信仰的影響。我相信神應該會想要用我,去幫祂做些什麼。」

    過去做出糟糕的決定,受洗後更感觸要凡事禱告交託

    「我會重回神的面前,都是神的計畫。有義務要分享恩典!」

    「凡事要禱告,一切榮耀要歸給神。」重生得救的馬志翔,在整整一小時的專訪中,不斷談他經歷到的真理,受洗後的他感觸也更深。

    馬志翔勉勵,在做決定前要凡事禱告,將一切憂愁和煩惱交託給神,相信祂會幫助、拔除我們心中的不安,並賜下智慧面對問題,做出正確的決定。

    更妙的是:即便你選錯了;但在痛苦的過程中,你會更緊緊抓住祂。

    當經歷神為你計畫的一切後,你的信心會更大。

    他坦承,過去做了很多糟糕的決定,但現在看來,都有神的計畫。「祂已經計畫你怎麼做了,就像我會重回神的面前,都是神的計畫。」

    但重點是,「你必須對深愛我們的神,有信心!」

    馬志翔相信,他會重回神的面前,都是神的計畫。因此,他也願意將這白白得來的恩典,分享出去。

    馬志翔相信,他會重回神的面前,都是神的計畫。因此,他也願意將這白白得來的恩典,分享出去。 (照片提供/馬志翔)

    上帝的愛和奇妙,真的無法言語。 我的朋友們重新把我帶到教會,就會覺得:「為什麼平平白白就能領受到神的愛?」 這份愛、這份恩典,使我有義務去分享給別人。 -導演馬志翔

  • 分享到Facebook
  • 分享到LINE
  • 分享到Twitter
  • 分享到微博
  • 分享到微信
  • 心情分享
  • 66%
  • 0%
  • 0%
  • 33%
  • 0%
  • 加入LINE好友